520文学

首页 重生反派的我只想学习
字:
关灯 护眼

第十四章 快带着人来,十万火急

        和父母打完招呼后,林萧然跟着赵士丰去了他家,一路上两人互相通了姓名,算是简单认识了。

        林萧然也在交谈中摸清楚了赵家的一些情况,消除了大部分警惕。

        没有了防备,林萧然自然就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赵士丰恰好和林萧然说的东西专业对口,登时眼睛都亮了,伸手就抓住林萧然的手腕,职业病发作开始考较起来,越是问他嘴角越是上翘,他十分确定,就算林萧然的图纸是想象中的产品,那他本人也是一个人才,值得重点培养。

        赵家离补习班不远,林萧然等人很快到了。

        进了门,赵爷爷迫不及待拉着林萧然进了书房,正式询问图纸的事情。

        赵重岭背着书包磨磨蹭蹭跟在后面,目睹自己被无视的全过程,心里十分不是滋味,学习好真的这么受重视吗?

        他爷早上还为了他去补习班说好话,现在就完全无视他了。

        赵奶奶站在门口,看着拉着一个年轻人进书房的丈夫,正疑问这是怎么了,就见自家孙子垂头丧气走进家门。

        “怎么了重岭,你爷爷那是怎么回事?”赵奶奶望着挂书包的孙子,轻声询问道。

        赵家是典型的书香门第,房子里古香古色,书本更是放置在各处整整齐齐放好,可见老两口爱好十分相同。

        赵重岭比爷爷奶奶更清楚这点,怕连奶奶都偏向林萧然,耷拉着眉眼坐在沙发上不说话。

        见得不到答案,赵奶奶也不纠结,起身泡茶招待客人。

        赵重岭看见,连忙起身帮忙。

        不管怎么样,别人都是客人,不能连一点礼仪都没有。

        就在这时,家里的门竟然传来钥匙转动,打开的声音,赵重岭诧异地望过去,二姑他们不是才来探望过爷爷奶奶,应该不会这会儿再来,家里今天要来什么人吗?没听爷爷奶奶说啊!

        “咔嚓”

        房门打开,一个女孩的身影出现在赵重岭眼中。

        “怎么是你!”赵重岭大声说道。

        来人正是顾念,看着站在客厅中央的赵重岭,她笑了笑,介绍了自己。

        赵重岭一脸难言的表情,为什么他不管是上学还是下课,这些书呆子都阴魂不散啊!

        赵奶奶听到客厅的动静,忙走出客厅,不满地望向孙子,语气温和道:“别大喊大叫,家里有客人呢!”

        顾念瞪大眼睛,看赵奶奶往厨房走,连忙跟上去问家里来了客人吗?

        赵奶奶小声和顾念说话。

        爷爷奶奶的房子是老房子,隔音确实不好,赵重岭只能咽下自己要说的话,跟着去了厨房。

        另一边,林萧然和赵爷爷丝毫没有被打扰的意思,他最近遇到了瓶颈,有很多问题得不到解答,正好遇到赵爷爷,立马热切地问起来。

        赵士丰以往教过许多许多勤学好问并且十分聪明的人,毕竟不聪明考不上国科大学,但他就是觉得林萧然不一样,他眼里的认真严谨,是他非常少见到的。

        难得的是,他还兼具了聪慧,不管什么问题,他都能很快理解,这大大满足了赵士丰为人师的心情。

        但凡是老师,谁不想有一个一讲就懂,一讲就通的学生。

        所以两人愉快的交流了整整一个多小时,如果不是赵奶奶叫吃饭,两人都没有感觉到时间的流逝,还觉得只过了一会儿。

        赵爷爷摆摆手,“走,我们先吃饭。”

        两人出去,一顿家常菜已经摆上桌,手艺自然比不上王翠,不过也是色香味俱全,看起来十分可口。

        大家分别找位置坐下,林萧然朝对面呆愣的顾念点点头。

        顾念愣了好一会儿,才意识林萧然就是赵爷爷带回家的年轻人,她看相满面红光的老人,脸上更是诧异,老人之前是大学教授,现在退休了整天除了看书就是长吁短叹,现在仅仅跟林萧然相处了一个多小时,眼里神光满满,好像吃了神丹妙药一样。

        和顾念猜测的一样,老人确实很高兴,因为刚才临出书房门前,他突然问图纸上的飞机林萧然是不是有想法了,能做成成品时,林萧然点头了。

        他就知道自己的直觉没错,如果不是顾及现在林萧然还要吃饭,他巴不得把林萧然带进书房,仔仔细细讲一讲飞机的细节。

        赵奶奶看着激动的丈夫,猜测他可能遇见了有天分的学生所以这么兴奋,无奈摇头没管。

        赵重岭和林萧然坐在一起,他看到爷爷激动的神情了,他承认,这一刻,他嫉妒了!

        赵家饭桌上没有不说话的习惯,赵重岭状似无意问道:“爷爷你和林萧然在书房里聊什么呢!”

        “讲了你也听不懂,你以后跟人家林萧然学学,要是有他一半,我和你爸就欣慰了!”赵爷爷听出了孙子愤愤不平的语气,直接怼他要好好学习。

        顾念适应良好,她总觉得林萧然不像前世那个人,所以他能做出什么惊天骇地的事情都不稀奇。不过现在看到那张脸,她还不能心平气和就是了。

        赵重岭脸登时黑了,学渣的小心脏像玻璃一样碎了一地,眼前这个林萧然到底有什么本事,才让当了半辈子教授的爷爷那么满意,竟然第一次人身攻击起他!

        老人瞄了一眼孙子,家里娇惯这家伙,现在也该让他有点数了,知道该跟着什么人学。

        林萧然就是那个人,不卑不亢态度认真,是个天才。

        和他教育孙子说的一样,他要是有林萧然一半,他和儿子就欣慰了。

        当然,他是有分寸的,不会引起赵重岭逆反。

        众人各有心思吃完,林萧然继续和赵士丰进书房,开始探讨起了飞机。

        林萧然上午上课还在烦恼现阶段从哪里找书看,现在瞌睡来了有枕头,赵爷爷这里满墙都是书,而且大部分是林萧然现在需要的。

        所以在老人问飞机是不是确有其事时,林萧然直接答应了,他想获得这些书籍的观看权。

        林萧然从来到这个世界后,就不再刻意隐藏自己的情绪,当了一辈子人精的赵士丰一眼就看出了林萧然的渴望,他哈哈大笑,邀请林萧然来家里看书。

        林萧然自然是愉快答应,出于交换,坐下后林萧然从书包中拿出图纸,开始和老人探讨飞机的事。

        这是一幅完整的图纸,精细地标注了尺寸,零件以及制造工艺。

        因为飞机还有些年才进入研究阶段,林萧然出声跟赵士丰解释。

        赵士丰目瞪口呆地看着图纸,放在身侧的手不受控制抖动,眼里极度震撼,他以为林萧然的图纸是一个概念,粗糙,需要有很多修饰。

        所以他想自己要满足学生的想法,看到图纸后有什么不懂的,就帮他解惑,进而培养一个这方面的人才。

        现在书桌上厚厚的一叠图纸告诉他,他想错了,这么一个成熟的计划,甚至不需要多加修改就能直接制造飞机!!!

        九零年代,他们的国家经济还没有进入腾飞阶段,在这方面可以说是一片荒芜,邻居和远方的敌人虎视眈眈想要炸他们,人才又流失严重,每一个爱国的人心里都憋了一股气,想要告诉那些国家,去你的。

        可是封锁太严重了,他们发展得十分困难。

        所以赵士丰想把林萧然培养出来,为这份事业添砖加瓦。

        不过现在不用了!不需要培养,眼前这个人就是百年难遇的天才,他能带着整个飞行行业彻底起飞!

        想到这里,赵士丰坐不住了,他起身在书房里走了两三圈,深吸一口气往门外走去。

        林萧然陷入焦躁的老人,有些不解,难道是图纸有什么错误吗?

        看着走出书房的老人,林萧然决定跟出去看看。

        赵家客厅,赵奶奶和孙子以及顾念正在收拾饭桌,刚把碗全部收入厨房,顾念就见赵爷爷气势汹汹从房间里冲出来,径直走向家里的座机。

        顾念连忙看向赵奶奶。

        赵奶奶和丈夫几十年夫妻,她觉察出丈夫着急的情绪,挥手示意顾念和孙子进厨房去,这里她来解决。

        拿起电话的瞬间,赵士丰脸上的表情变得复杂,没有犹豫一秒,他就拨通了一个电话。

        赵奶奶坐到丈夫对面,也好奇他这是打给谁。

        “你好,我是马哲先生的警卫员,请问找谁?”

        电话那头声音响起的瞬间,赵奶奶瞪大眼睛,觉得不可置信,老头不是和马哲已经七八年不联系了吗?两人当初因为一件事约定老死不相往来,这会儿怎么又突然打去电话。

        赵士丰脸上别扭了一下,当年马哲不愿意借他一本书,他们两人约定绝交不再往来,可是现在却是他先低头,联系了对方。

        尴尬了一瞬,赵士丰道:“我是赵士丰,找马哲。”

        简单几个字,没有前因后果,可见心里还是别扭的。

        电话那头听见这个名字一愣,回忆了一下马老身边的朋友,没有找到这号人,出于谨慎,接电话的人还是说了一句去问马先生,然后把电话放在桌几上去找马哲。

        警卫员穿过客厅,走到一扇门前,伸手敲门道:“马先生,有位叫赵士丰的老先生找您,您认识吗?”

        警卫员当然不是谁来电话都会这么做,自然是有原因的,因为马家这个电话的电话号码知道的人不多,平时根本不会有人打进来,而一打进来,就是有大事发生。

        果然,没过一会儿,房间门就被从里面打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诧异地询问道:“赵士丰,你没听错?”

        “我确定没有。”警卫员报告道。

        这边,赵士丰叹息一声,回忆起和马哲的少年情谊,决定一会儿要好好说话。

        刚这样想完,电话那头有了动静,一个老人的声音响起。

        赵士丰把电话放在耳边,然后大声说道:“老马头,快带着你的人来云瑶县!十万火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