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文学

首页 娱乐超级奶爸
字:
关灯 护眼

第三千六百七十一章 找上门去



        刘家老爷子的一番话,可以说给了刘伊人一颗定心丸,也让刘子夏的心思活络了起来。

        当下就和刘伊人讨论起了她对上沪这些三甲医院的印象,以及任职意向。

        刘子夏的话题还真戳到刘伊人的心里了,对各大医院她都有着清晰的认知。

        同样的,对于各医院优秀的高级医师,其实那些医院也是有底儿的。

        只不过同样都是在体制内的医院,他们也不好意思去挖兄弟单位的专业骨干。

        当然现在不一样了,刘伊人有心离开仁齐医院,相信会有不少医院抢着要。

        专业骨干加医学技术大拿,如果再加上刘家医学世家,好多家医院的院长、副院长……

        这种医学权威家族都敢欺负,真不知道仁齐医院的高层都是怎么想的?

        这不是逼着人离开吗?

        于是,刘伊人和刘子夏姑侄俩就在餐厅里讨论了起来,就连刘立人、刘子春他们回来都没注意到。

        说句实在话,刘家在上沪医学界的地位很高,特别是老爷子还专门给京华那边去了电话。

        结果造成的后果就是:

        上沪卫生健康.部门很快成立了秘密调查组,对交大医学院附属仁齐医院某副院长展开了调查。

        再看刘子夏这边呢,则是通过朋友联系了交大医学院附属瑞银医院的医院高层。

        下午2点左右,刘子夏就带着郎文星一起去到了瑞银医院。

        车子在医院里面转悠着,寻找着空置车位。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郎文星,有些不满地说道:“不是,子夏,你来这边办事,叫我干嘛?

        今天下午我还想着坐你的私人飞机回京华呢,再晚点,梦一她们可就走了!”

        “走不了,飞机要今天晚上10点左右才会起飞,已经申请好航道了。”

        刘子夏一边四下看着,一边说道:“再说了,这件事我不是已经跟你说过了吗?

        带着你就是为了能帮我谈判,别告诉我连这种小事你都做不好。”

        郎文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道:“这还小?你张嘴就要走人家一个常务副院长的名额,还兼心外主任。

        你以为这是大白菜呢,再说了,你怎么知道他们这缺一位常务副院长?”

        “上交大医学院在上沪,一共有7所综合性附属医院,5所专科性附属医院。

        我已经打听过了,这些医院由于近期改制,每家医院都会增设一位常务副院长。”

        刘子夏找到一个停车位,一边停车一边解释道:

        “有的是直接从外地调任,有的则是从内部直接甄选,而我三姑姑最中意的就是瑞银医院。

        恰好,这家医院的常务副院长职位还处于空缺状态,所以我觉得我三姑姑的任职机会还是很大的。”

        “你这也是想当然。”

        郎文星摇摇头,道:“说起来医院也算体制内吧?如果伊人要调任的话,是不是也得有上沪卫生健康.部门出手续才行?

        别回头你这边上赶着搞了半天,结果相关部门不给出手续,到时候不是白忙活一场吗?”

        “那倒不会。”

        刘子夏笑了一声,道:“只要是正常的工作、人事调动,为什么不给出手续?

        再说了,这两家医院平级,到时候三姑姑工作调到这边来也算是升了半级。

        她在仁齐医院那边的副院长位置待了足足5年,资历、能力、论文都够了,凭什么不能升半级?”

        你说得有道理!

        郎文星这下无话可说了,反正也怼不过,还不如就这么听刘子夏的话。

        “好了,下车吧,咱们该去会会这位张院长了。”

        刘子夏熄灭车子,拉开车门道:“接下来就靠你了!”

        ……

        交大医学院瑞银医院,院长办公室。

        身材纤瘦,满头银发,看起来也就五十来岁的张文竹,正浏览着电脑里的人员履历。

        咚咚咚!

        突然,敲门声响了起来。

        张文竹摘下金丝边眼镜,揉了揉眼睛,道:“请进。”

        “张院,有一位姓刘的先生,说已经和您预约过了。”

        一位看起来20多岁,长得很精神的小伙子推门走了进来,道:“您看?”

        “已经到了吗?”

        张文竹眼睛一亮,重新戴上眼镜,道:“行,小朱,麻烦你带他带来我办公室吧。”

        “好的,张院。”小朱点点头,走出了办公室。

        张文竹这边忙碌了起来,又是煮水又是沏茶,等到这边茶泡好,小朱已经领着两人走了进来。

        “哈哈哈,刘先生,你好,你好!”

        张文竹挥手让小朱出了房间,之后上前两步和刘子夏握起了手,“不知道这位是?”

        刘子夏和郎文星摘下了墨镜和棒球帽,道:“张院,您好,这位是我的朋友,郎文星。”

        “郎总,久仰大名!”

        昨天上沪卫视播出的《编剧:从零开始》他也看了,怎么可能不知道郎文星呢?

        “张院,您好。”郎文星笑着和张文竹打起了招呼。

        “两位,请坐吧,喝茶。”

        张文竹引领两人坐了下来,道:“刘先生,我之前曾经和刘院长还有令尊一起共事,前段时间我们聚会的时候,他可没少夸你啊!

        说实话,我也没想到你竟然是他的孩子,想想你小时候我还见过你呢。”

        “张院……”

        刘子夏刚张口,张文竹就打断了他,道:“子夏,我叫你子夏,你不介意吧?

        说起来我也曾经跟着老爷子学习过,你叫我一声张伯伯,应该不算亏!”

        “好吧,张伯伯。”

        刘子夏点点头,道:“张伯伯,之前我也听爷爷提起过,他说您当初是他教过的学生里最有天赋的。

        要不是当时您志在体制内的话,说不定我们家的医馆现在就是您在打理了。”

        “哈哈哈,是老爷子太抬举我了!”

        张文竹哈哈笑了一声,道:“自家知道自家事!我个人的天赋有限,不能和刘院长比。

        倒是你令尊,我觉得以后还有更进一步的空间。”

        “我爸……”刘子夏摇了摇头,道:“估计也要20年之后了,他那性格,恐怕不会放弃在医院上班。”

        “好了,不说他了。”张文竹摆摆手,道:“怎么,你今天找我是有什么事吗?有朋友需要治疗吗?”

        张文竹实在是想不明白,刘子夏为什么要来找他,他们刘家那么多的医疗资源,他可比不上!

        “张院,我听说贵院心外科从袁主任病退之后,主人的位置就一直空缺,到现在也有两年了。”

        这次说话的是郎文星,他笑眯眯地看着张文竹,道:“不知道贵院还缺不缺少心外科医师?”

        嗯?

        听到郎文星的话,张文竹眉毛不由得轻轻上挑,道:“郎总消息还是挺灵通的。

        没错,从袁主任因病退休之后,我们医院的心外就一直由谭副主任暂代。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我们在年底的时候就会宣布谭副主任升职的任命。”

        郎文星追问道:“不考虑从外面聘任一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