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文学

首页 师兄救命啊!
字:
关灯 护眼

第三章 请求

        天启四十六年九月,已算是深秋之际。来自莽原的风掠过群山降临到青州城,空气中夹带微凉的寒意。

        时值收获季节,城里东西两大市的摊贩上堆满各种各样的瓜果干货,桃子、栗子、红枣甚至还有从蜀地运来的柑橘和苹果之类的水果。

        集市的街道上挤满了人,酒肆中食客的喧闹声、道路两旁商贩叫卖声和游客的讨价声混杂在一起不绝于耳。

        作为天武国设立在北郡的首府,在青州城旅居的人超过十万,除了世代居住在城里的百姓之外,也汇聚了来自五湖四海之人。

        今日和往常一样,青州城高大的城门下挤满了进出的百姓,在一片烟尘杂杳的人潮中,雄伟壮观的城门看起来显得渺小而孤立。

        一名男子挤过拥挤的人群进入城内,此人身材修长,一身青色长衫略显消瘦。看起来年约二十五六岁,左手牵着一匹老马漫步在街上。

        “师兄,还有多久才能到啊?”男子身后传来一道抱怨的声音。

        开口说话的是一名长相俊秀的少年,个子不高,年纪约莫十一二岁左右。他穿着一袭黑衣,背上背着一柄等身高的阔剑,黝黑的剑柄显露在外看起来质地极重。可这身形矮小的少年背负着阔剑走在路上并不显负担,甚至脚步轻盈,紧跟在男子身后。

        “就在前面,快到了。”男子回答道。

        “师兄你这话已经说过三遍了。”少年神色抱怨。

        男子停下脚步,转过头看着少年,语气无奈道:“因为你在一柱香不到的功夫里问了我三次。”

        “咱们辛辛苦苦从太一门跑出来,赶了几百里路到青州城,真的能找到办法救神月师姐吗?”少年环视了一下四周嘈杂的环境,说话的语气明显与刚才不同,话语中带有一丝忧虑。少年叹了口气,语气变得颇为气恼:“门里那些老东西竟然想牺牲神月师姐来封印阿罗王,一大把年纪简直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男子闻言,轻轻拍了拍少年的头,语气温和道:“如果有可能,谁都不想这样做不是吗?所以我们这次才偷偷下山,我坚信如果在这世上还有人能救神月的话,那一定只有这个人了。”

        说罢,男子牵着马继续朝前走去,在经过一处十字路口时,他寻了一位路旁的老者,郑重地向老人做了揖,跟他问路。

        “古董铺子?城里可没几家商铺做这样的买卖。你瞧见前面那个巷子没有,穿过去然后直走就到啦,那里面倒是有一间铺子,不过规模很小罢了。”

        谢过老人的指点之后,男子带着少年着指示的方向走去。

        青州城的街道是采用棋盘式设计,转角处都是十字路口。城内总共划分为几十个“坊”,所谓“坊”就是以高墙为界限,设有出入口的区域。

        道路两旁树木连绵成荫,远眺可以看见坊内屋顶和树梢。

        远方寺庙顶端的琉璃瓦,在秋日艳阳的照射下呈闪亮的璀璨之色,耀眼的光彩极为夺目。

        “好些年过去了,这青州城里还是这般繁华。”男子轻声赞叹。

        “师兄你以前来过这里吗?”少年好奇地询问道。

        男子牵着马边走边回答着说:“大概是五六年前,我曾在青州城里待过几日,之后就回山了,也一直没离开过。”

        少年简单哦了一声,便继续埋头走路。男子知道自己这个小师弟有心事也没再多说什么,就这样二人朝着先前老人指点的方向前进,约莫走了半盏茶的功夫,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这里是间建在巷子深处的一间古董铺子,狭小的店面由老旧民宅改装而成。

        男子将马系在门外,和少年走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了进去,狭窄店内堆满各式各样的老旧物品,静静地等待处理。

        说这是古董店其实并不准确,店铺内瓷器、名画、古籍等虽然随处可见,可几乎全是赝品,男子只是简单扫视一眼后,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昏暗的店铺内弥漫着灰尘的味道,给人一股遭到时间的遗弃,沉淀不前的感觉。

        屋内的掌柜并没有注意到有顾客进来,少年看见店主人之后,便惊讶地挑眉。

        这是一个容貌极为俊美的年轻人,身着素色长衫,端坐在柜台前,细长的手指正为一只玉扳指小心翼翼地打蜡,他的眼神是那般专注入迷,以至于两人站在他面前这个年轻人也没用察觉。

        “手很巧嘛。”男子开口说道。

        正投入工作的年轻人手一抖,玉扳指差些掉在桌上,他抬头瞪向不速之客,当他看清来人之后,原本不悦的之色立刻转变为惊讶,但很快又立马变成警惕。

        余霜发誓,他从没想到一个人竟然可以在短短瞬息时间变化这么多表情。

        “寒江子,你怎么来了?不是来找我还钱的吧?”年轻人警惕地看着男子。

        “沈煜,这么些年没见,你看到老朋友就想到的是这个吗?”寒江子苦笑一声。

        “那不然呢?你这家伙的性格我还不知道嘛,凡是不得已你是不会离开山门的。莫非你被太一门除名了?混不下去只好来找我讨债?”年轻人煞有其事地问道。

        “不许胡言!寒江子师兄乃是掌门真传弟子,如何会被宗门除名!”站在一旁的余霜上前一步怒视沈煜道。

        沈煜起身上下打量了少年一番,然后望着寒江子疑惑道:“你儿子?这么大了?”

        “你……”余霜刚想发火,便被寒江子制止住,他看向沈煜说道:“我有件事要麻烦你……”

        “如果是你们太一门在天祁山脉搞砸的那件事要我帮忙收烂摊子的话,我拒绝。”沈煜说着店铺大门一指,自己则重新坐在了柜台后的椅子上。

        “师兄,咱们回去吧,你觉得这种人有办法帮到我们吗?”余霜瞪了沈煜一眼,就转身准备离开。

        寒江子挡住了余霜,对沈煜问道:“沈兄,你为什么知道事情跟天祁山脉有关?”

        “呵,太一门封印千百年的邪神出世,此事修行界早传开了。这个时候你过来找我不是为了此事还能为什么?”沈煜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回答道。

        寒江子重新打起精神,他上前两步准备和他好好谈谈,结果还没开口,沈煜就先说话了:“如果你是要我帮你救那个继承了封印的白痴少女,那么我还是拒绝!”

        “神月师姐才不是白痴!”余霜愤怒地瞪着沈煜说道。

        “才十五六岁的年纪就心甘情愿当封印邪神的祭品,这样还不算白痴吗?”沈煜躺在椅子上翻了个白眼。

        “沈兄,你为什么知道神月的事情?”寒江子面露疑惑,即使在太一门之中,关于神月继承镇魔咒的事情也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就算沈煜有渠道打听到一些关于天祁山脉的消息但也绝不可能这么清楚的了解这么隐秘的事情。除非……太一门中有人与他联系了。

        想到这里,寒江子反而松了口气,他在屋内找了一张椅子也坐了下来,微笑着说道:“是吕颜师妹把消息告诉你的吧?想想也是,除了你她还能找谁帮忙呢?”说完,他脸上露出一个莫名的笑容。

        “喂!你别笑的这么贱啊!”看到寒江子这副模样,沈煜反而坐不住了,“你少拿这种看奸夫淫妇的眼神看我,我和吕颜那娘们儿只见是清白的。”

        “懂……懂……”寒江子依旧一副古怪笑容。

        (本章未完,请翻页)

        “算了,神经病,懒得搭理你。”沈煜一脸嫌弃地挥了挥手,接着继续说道:“不管如何,这件事我是不会帮忙的。”

        “为什么?因为就连你也办不到吗?”寒江子见沈煜不像是开玩笑,语气逐渐严肃起来。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为什么要去救一个一心求死的丫头?就因为她是吕颜的师妹?就因为我认识你们?别搞笑了,这个世上哪一天不死人的?怎么不见你们去救?你们太一门整天把拯救苍生挂在嘴边,现在那个叫神月的丫头能死在这样的大义名分下还有什么不满足的?”沈煜躺在椅子上,嘴中说着极其刻薄无情的话。

        余霜站在一旁一直不说话,但听到这里他再也忍不下去。

        “寒江子师兄和吕颜师姐把希望寄托在你这样的人身上简直就是可笑!你的名声我也是知道些的,依靠着卑劣手段在修行界横行诈骗,最后被人识破实在混不下去了才躲在世俗的角落混日子,你开的这家古董店,里面怕是没有一件正货吧,就连你手里的扳指也是最廉价玉石所刻,你现在把它做久无非就是想用来骗钱吧。”余霜毫不客气地盯着沈煜说道。

        “哟呵?小朋友你很有经验啊!是又怎么样?老子乐意,不帮忙就是不帮忙。”遭受到指责的沈煜丝毫不觉羞愧,他伸了个懒腰,俊美的脸上露出慵懒的表情,指了指大门说道:“我马上要睡午觉了,没事你们就走吧。”

        “师兄,跟这种人还有什么好说的,我们走吧。”余霜不再去看沈煜,转身对寒江子说道。

        寒江子给了少年一个安抚的眼神,然后对沈煜说道:“沈兄,你就真的不管不顾吗?”

        沈煜哼了一声,将头撇了过去。

        “沈煜,你仔细听我说。”寒江子难得用强硬的话语说道:“神月除了是太一门弟子之外,也是一个年仅十五岁的小姑娘,她遭遇了邪神之后并没有退却,甚至勇敢的与它抗争。此刻她被邪神的魔息侵蚀,镇魔咒也融入她的身体,即使这样神月从没吐露过一句抱怨的话。至始至终她不曾后悔自己所做的事情,她难道是为了自己才心甘情愿成为祭品与邪神一同被封印吗?你说她为了可笑的大义也好,头脑简单也罢,我只想问你她这般做有错吗?”

        沈煜沉默了下来,甚至屋外的阳光也仿佛变得黯淡了。

        寒江子用真挚的语气继续说道:“五日后就是月圆之夜,届时灵气最为浓郁就会开始封印仪式。神月还有五天的生命,在这段时间里她会害怕内心会挣扎吗?即使她最后选择成为祭品,真的说明她愚蠢吗?”

        沈煜叹息一声,从椅子起身,平静地看着寒江子,缓缓开口:“你知道找我帮忙的后果吗?假如会导致五天后封印阿罗王失败,你也愿意去尝试吗?”

        沈煜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寒江子如鲠在喉无法出声,就连一旁的余霜也陷入了沉默。

        尝试救神月师姐,可能导致封印失败。这样的结果他们真的能承受的起吗?

        “想救人是没错,可是代价你们确定能付得起?假如失败了,可不是牺牲一个小丫头就能了事的。”

        沈煜这些话说的很平静,与先前胡闹的模样全然不同,表情认真语气真挚。

        沉默降临在三人身上。

        过了很长时间,还是沈煜率先打破了漫长的沉默,“所以你们求我要做的事情就是救神月那个丫头一命,外加封印邪神是吧?”

        寒江子吃了一惊,凝视沈煜眼睛:“你答应帮忙?”

        “不帮忙也不行啊,你和吕颜都开口了,要是放任不管,万一吕颜杀上门来怎么办?”沈煜翻了个白眼,然后再度躺回了椅子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