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文学

首页 当霸总小说人物穿到现实世界后
字:
关灯 护眼

第84章:山人只有妙计

        最后方淼淼也没了逛街的心情,沈凌陪她回了家。

        回家后发现皇甫铁牛和王少爷都不在,王少爷不管他,皇甫铁牛应该和他的白月光此时在那个山顶看雪看月亮。

        方淼淼心情不好,一回家就将自己锁在房间里,任由沈凌怎么敲门都不出来。

        沈凌怕她一个人在家里出事,自己也不敢走。

        晚上差不多十点,皇甫铁牛和王少爷回来了。

        回来时方淼淼刚好和沈凌在吃饭,皇甫铁牛看见后关心的问了一句:“怎么现在才吃饭?”

        方淼淼没说话,倒是沈凌会了一句:“为什么你心里没点数吗?”

        有数的皇甫铁牛不说话了,免得被打。

        吃完饭后,沈凌在收拾东西,方淼淼打算继续回我是待着,起身时皇甫铁牛却喊住了她:“我有事跟你解释。”

        方淼淼没说话,用眼神示意她继续。

        皇甫铁牛咽了咽口水:“我和她没有关系,婚约是家里定的,我根本不喜欢她,你别误会。”

        其实他根本用不着对方淼淼解释,毕竟他们现在只有一个合租的关系。

        但是他一解释方淼淼莫名觉得心情大好,问道:“那你喜欢谁?”

        喜欢谁?

        皇甫铁牛沉默了,心里想了很久的名字这一刻跟有毒一样卡在他的喉咙里,怎么爷吐不出来。

        王少爷在旁边等的着急,这个时候表个白事情就成了。

        皇甫铁牛卡了半天,还是没卡出来。

        方淼淼知道他的怂样,也不抱有希望了:“她再哪里?”

        皇甫铁牛愣了一下才意识到方淼淼问的是周小姐,忙说:“就小区门口的那家宾馆,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过来的,她对这个世界不熟悉,怕她出什么意外,就擅自作主把她留下了,你别多想,就是怕她出事。”

        为了不让方淼淼多心,皇甫铁牛再三保证,就差发毒誓了。

        第二天,方淼淼带着沈凌去了宾馆找周小姐:“我们谈谈。”

        周小姐有点怕沈凌,畏畏缩缩的缩着脑袋,没有半点昨天的趾高气扬:“我不想和你谈。”

        方淼淼不听,直接带着沈凌进了门,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下,直入主题:“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皇甫铁牛应该不喜欢你吧!”

        周小姐惊讶,下意识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说完后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立马捂住嘴。

        方淼淼笑笑,因为我是小说作者,你都是我写出来的。

        “皇甫铁牛的妈妈很喜欢你。”方淼淼接着道:“但是他不喜欢你,你就联合他母亲给他下药,想着生米煮成熟饭后用孩子逼宫,结果失败了,你知道皇甫铁牛喜欢我,所以就找到我,为难我,想让我知难而退。”

        周小姐:“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这些都是周小姐的人物故事,顾佳背了好几天都没背下来,为什么方淼淼会全部知道?

        为了让任务顺利完成,说多错多,王少爷向妹妹隐瞒了方淼淼的身份。

        “你不用管我怎么知道的。”方淼淼故作神秘:“反正你只需要知道皇甫铁牛以前不会喜欢你,以后也不会喜欢你,而我,也不是你口中的小三。”

        方淼淼今天来找她,只是为了给昨天她的一句小三伤到了,今天故意来出口气。

        现在气出了,人也舒服了。

        沈凌看她开心的样子,忍不住说:“现在就开心了,昨天是谁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皇甫铁牛不过是向你解释了,你看你高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向你求婚了。”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高兴了。”方淼淼嘴硬道:“我才没有高兴了。”

        沈凌:“是是是,你没有,是我看错了。”

        “不过……”沈凌还是觉得这是没有这么容易:“你说那个未婚妻真的会这么容易善罢甘休吗?”

        “不知道?”方淼淼也不敢太确定:“反正小说中的她可能折腾了,男女主因为她分开了五年。”

        “分开五年?”沈凌疑惑:“她干什么呢?”

        方淼淼:“让男主嘎了女主腰子。”

        嘎腰子!

        方淼突然想到了什么:“你还记得王少爷刚来的时候说了什么嘛?”

        沈凌:“什么?”

        方淼淼:“他说皇甫铁牛接近我是为了嘎我的腰子。”

        “……”沈凌:“为什么要嘎你的腰子?”

        方淼淼脊背发凉:“因为她的白月光需要。”

        沈凌不知道该说什么:“你不是说男主不喜欢白月光嘛?为什么还要为了白月光去嘎女主的腰子?”

        这不符合逻辑啊?

        那个时候的小说只有狗血,根本没有逻辑。

        “因为我写的是白月光是因为男主肾才出了问题,所以男主才会为了救白月光去嘎女主的肾。”

        沈凌:“…………”

        沈凌:“就非得是女主的肾嘛?这万一不合适呢?”

        方淼淼:“没有不合适,小说就是这样写的。”

        “……”沈凌:“我再问一句啊,这小说里的女主是你吧?”

        方淼淼点点头。

        名字,性格都是按照她的原型写的。

        “也就是说……”沈凌有点不敢说出后面的话:“那个白月光后面要嘎你的腰子?”

        方淼淼现在知道了什么事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出意外的话,是这样的。”

        之前还路口婆心劝说这个世界嘎腰子犯法,自我安慰说白月光没来,不可能会有嘎腰子一事。

        现在白月光来了,一切都在按照小说发展,这也就意味着,有些东西根本避免不了。

        方淼淼瑟瑟发抖,以及想象到了自己躺在冰冷的手术床上,看着自己的生命一点一点流逝。

        想到这儿,方淼淼就忍不住腿软。

        沈凌眼疾手快,及时扶住快要倒下的她:“出息一点。”

        方淼淼:“出息不了。”

        命都快没了,还要出息干什么?

        沈凌比她镇定了许多,用本就不太聪明的头脑认真思考:“我有个办法。”

        方淼淼看向她:“什么办法?”

        沈凌:“小说中她不是说自己得了肾病需要换肾才嘎你的腰子嘛?”

        方淼淼点点头:“嗯嗯。”

        沈凌认真分析:“可事实上她的肾病是装的,只要我们能够证明她的肾没有问题,不光肾,她身体所有器官都没有问题,这样她就没有借口在来取你的器官了。”

        方淼淼十分赞同,但有些不解:“办法好是好,但是我要证明?”

        沈凌狡黠一笑:“山人自有妙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