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文学

首页 当霸总小说人物穿到现实世界后
字:
关灯 护眼

第37章:我是你的优乐美

        沈凌听完哈哈大笑:“皇甫铁牛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还以为你快没了,来的路上我连给你买什么棺材都想好了。”

        不怪沈凌想得多,普通一个掉沟里,爬起来就是,不严重的情况下谁会叫救护车,再加上皇甫铁牛说话支支吾吾的,换谁谁都乱想。

        方淼淼无语:“你想的还挺多,你到底是不是亲朋友。”

        “亲,怎么不亲?”沈凌笑笑:“一般的朋友会不嫌晦气给你买棺材嘛。”

        方淼淼一时不知沈凌是贴心还是幸灾乐祸:“你可闭嘴吧,我没事儿都被你咒出事了。对了,充电器带了吗?我手机没电了。”

        今天出门着急忘了充,出门后又是导航又是定位,手机早就没电关机了。

        “来了。”沈凌正想问她大白天手机为什么关机,原来是没电了。她从包里拿出充电器给她。

        方淼淼充了十分钟才开机,第一件事就是就是去看朋友圈。

        沈凌拍照技术非常真实,苹果手机前置摄像头,不带一丝美颜,方淼淼鼻头上火冒的豆都清晰可见,再仔细看看,还没看到鼻尖一些小黑头。

        沈凌也没好到哪儿去,油光满面,眼底挂着两团黑眼圈。这种照片,也只有她才敢往外发。

        每次提到拍照一事,沈凌就振振有词:“外面那些男人,爱的是我有趣的灵魂,而不是我好看的皮囊。”

        沈凌长得不差,就是性格过于东北,一头利落的短发配上T恤短裤,活像一个假小子,她也谈过几个男朋友,最后都因为情侣处成了兄弟而分手。

        方淼淼常常在想,为什么沈凌这种假小子都有人喜欢,自己小家碧玉的萝莉萌妹子怎么就找不到男朋友。

        后来,沈凌某一位男朋友解释了她的疑惑:“你太乖了,追求你的人肯定很多,我们这种普通男人很有自知之明,就不去自取其辱了,像沈凌这种,一看就没人要,追她我还是有点自信的。”

        这一席话成功得到沈凌的一记重拳。

        他当时的乖并不是指好看,而是听话。

        那时方淼淼刚来京市,人生地不熟,加上自己的自身经历,还有点小自卑。

        大学三年,方淼淼存在感极低,要不是沈凌活泼拉着她去参加社团活动,她课外时间可能要在寝室度过。

        沈凌和方淼淼是高中同学,出生东北的她刚一转来就凭借自己的性格圈粉无数。

        南北差异太大,南方同学都好奇北方是不是冬天都要屯着几百斤白菜过冬,一下课就将沈凌围住询问。

        层层包围下沈凌一眼就看到了角落里格格不入的方淼淼。

        方淼淼对她一点都不好奇,专心致志的在本子上写着什么。

        沈凌一开始以为她是在做作业,后来才知道她是在写小说。

        期中考完试,沈凌和方淼淼成了同桌。

        班上是用成绩排名安排座位的,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二自然而然的坐在了一起。

        那时的方淼淼不爱说话,沈凌和她坐了一周才听到方淼淼跟她说第一句话。

        到了京市,方淼淼依旧不爱说话。

        两人凭借吊车尾的成绩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大学和高中不同,只要不是出现威胁生命的大问题,老师都不会管。

        沈凌性格外向,很快就和同学大成一片,相反,方淼淼因为多和男同学说了句话都面红耳赤。

        后来,在沈凌的影响下,方淼淼性格渐渐开朗,甚至有点开朗过了头,有往沙雕发展的趋势。

        聊了一会儿,主治医生过来查房,他看了看方淼淼腿上的石膏,问道:“现在有什感觉?”

        方淼摇摇头:“没什么感觉。”

        不仅没感觉,连知觉都没有,想到电视剧中一旦没感觉就意味着人废了,方淼淼有些害怕:“医生,我不会废了吧?”

        医生从胸前口袋掏出一支笔记录:“没什么大事,小腿骨折而已,打个石膏修养两个月就好了。”

        “这还没什么大事?”方淼淼想活动一下却发现根本动不了:“我现在都动不了了。”

        “腿都折了你还想动,你怎么不想飞呢。”医生见多了胡思乱想的病人,以为方淼淼也是这样。

        “那为什么没有知觉呢?”方淼淼又问。

        “没有知觉是因为麻药劲儿还没过去,等过去了,就能恢复了。”医生如实回答:“一会麻药过去可能有点疼,如果实在受不了的话来找我开止疼药。”

        医生走后,皇甫铁牛给方淼淼削了个苹果给给她。

        方淼淼接过,问他:“皇甫铁牛,你知道你是我的什么吗?”

        这个问题皇甫铁牛会,前几天他正好在某音上刷到这些老广告:“我是你的优乐美。”

        这样你就可以把我捧在手心了。

        “噗!”沈凌以为她已经听惯了皇甫铁牛的土味情话,心已经像超市里杀鱼的刀一样冰冷,不再会有波澜,没想到再一次听到,依旧如此震惊。

        “???”方淼淼:“你是我的灾星。”

        “为什么我每一次和你出个门,我都会出点事。”方淼淼越说越激动:“要么丢钱,要么丢人,这一次差点连命都丢了,我是不是上辈子拆了你家祖坟让你这辈子这么来折磨我。”

        皇甫铁牛不说话,默默接受批评。

        沈凌在一旁偷笑看戏,笑得声音有点大,方淼淼见不得她幸灾乐祸,转移火力:你笑什么?我饿了。”

        不知不觉到了晚饭时间,沈凌起身:“行,我出去买饭。”

        路过皇甫铁牛身边时,沈凌拍了拍他的肩,语重心长道:“铁牛啊,你可长点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