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文学

首页 当霸总小说人物穿到现实世界后
字:
关灯 护眼

第30章:谁都很好,除了自己

        有一天放学回家,冯娟和杨松在吵架,方淼淼路过时听了一嘴,依稀听见冯娟说她的父亲好久没打钱过来了。

        原来是父亲没打钱了,怪不得舅妈开始不待见自己。

        算算时间,方青言也在上初中了,除了读书,她应该也学上了自己喜欢的钢琴。方青言曾给自己说过,她喜欢音乐,喜欢钢琴,以前是没有条件学,现在方父这么有钱,肯定会满足她的愿望。

        还有方少聪,方淼淼离开的时候他已经会走路了,现在应该成了一个帅气的小帅哥,在这样优秀的条件教育下,说不定能赶超同龄人一大截。

        谁都生活的很好,除了方淼淼。

        方父每天看着自己一双优秀的儿女,说不定找就忘了方淼淼的存在。

        杨松对方淼淼还是有感情的,毕竟是自己姐姐的亲骨肉,即使方父不给钱,他也应该照料。可是冯娟却不这样想,年轻时她就记恨杨梅,现在更把这份恨意转化到方淼淼身上。

        杨松一个月的工资不高,要养活一大家人,现在多了个方淼淼,虽然吃的不多,但也是一笔消费。冯娟建议要么把方淼淼送回去,要么让方纪中打钱。

        送是肯定不会送回去的,方父既然能把方淼淼送到他们身边,就意味着那个家里没有方淼淼的容身之处。乔芸杨松是见识过的,表面上装的的善解人意,实际上比谁都有手段,不然他的姐姐也不会出意外死。

        杨松选择给方父打电话,方父把方淼淼送来的时候留了个电话,说有什么情况可以联系他,后来方父每个月的生活费都打得很准时,方淼淼在这里也遇到什么重要情况,这个电话也就从来没打过。

        杨松按下那串字迹已经泛黄的数字,听着里面响铃却没人接通,直达电话里传出忙音他才挂断电话。

        冯娟不甘心,又打了一遍,但不管她打几遍,电话都没人接。

        这下他们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方淼淼被抛弃了,从金贵的摇钱树变成了人嫌狗厌的拖油瓶。

        冯娟不想再养一个拖油瓶,方淼淼现在才上初中,九年义务教育范围内,学费只有几百块钱,他们勉强负担的起,可后面呢,上高中,上大学,这晚花的钱可不是小数目,她总不可能一直给别人养女儿吧。

        冯娟建议把方淼淼送人,镇上多的是没结婚没孩子的单身汉,方淼淼虽然不是儿子,但已经养到这么大,再随随便便养几年就可以出去工作,别人拿过去养也不吃亏。

        杨松不同意,这是自己的亲侄女,不是街上随便买卖的货物。

        夫妻俩又吵了一架,方淼淼外婆实在听不下去了,提出由她来养方淼淼,后续读书的学费也由她来出。

        冯娟巴不得这样,连夜打包了方淼淼的东西送走。

        因为和这个儿媳妇过不到一起,几年前外婆就和儿子分了家,在老屋旁边搭了架木屋栖身。除了逢年过节母子俩会在一起吃饭,平时外婆都自己用这边小炉灶做饭。

        木屋里只有一张床,外婆将方淼淼的衣服收进床边一个连门都关不严的柜子里,又在木板床上铺上一床干净的棉被,收拾好一切出门做晚上饭,

        方淼淼昨晚没睡好,现在眼皮有点打架,她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睡过去,这一睡,就是六年。

        方淼淼中考考上了县里的高中,高中要住校,一个月放一次假。一个月还好,方淼淼每次回家都感觉外婆没什么变化,后面上大学,一学期回去一次,好不容易有个节假日,方淼淼还有在宿舍码字。

        一学期没见,外婆变化很大,头上白发多了些,背好像弯的有厉害了,原来一米六的外婆现在站起来比方淼淼还要矮上半个头。

        唯一不变得是外婆的笑容和对方淼淼的关爱。

        方淼淼喜欢吃烤红薯,外婆总会提前在地窖里储藏好最甜的红薯留着方淼淼回来吃。

        那些红薯的卖相不好看,有的大有的小,有的还烂了一半,但唯一的共同之处就是,它们都很甜。

        方淼淼吃着红薯,看着外婆脸上的皱纹,想着外婆辛苦了大半辈子还没怎么享受过,刚好她已经存了一笔钱,便提议带外婆出去旅游一下。

        外婆笑着说不用,她知道方淼淼挣钱不容易,大学还有两年,万一后面还有什么要用钱的地方,现在全花完了后面就很困难。

        方淼淼觉得也是,旅游一事就此搁置,可后来,随着外婆年级越来越大,出行不太方便,旅游再也没有提上日程过。

        大学毕业,方淼淼留在了京市,一开始她想把外婆接到京市生活,但外婆不肯来。她在农村里生活太久熟悉身边的一草一木,突然让她换到一个陌生环境,看着周围的高楼打下,她反而不习惯。

        老人一旦执拗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方淼淼犟不过她,花钱重新在老家给她修来个房子,又给她在银行开了个户头,每个月给她转一笔生活费。除了每年过年要回去一下,其他时间都在忙于生活和工作。

        人就是这样,越成长,越会失去一些东西,连回家的时间也渐渐没了。

        从小学时的一天一回,到初中的一周一回,再到高中的一月一回,大学的一学期一回,工作后的的一年一回,最后结了婚,回的时间就更少了,男人还好,离家不远,可是女人,特别是远嫁的女人,明明曾是自己一直生活的地方,最后却成了可望不可即的存在。

        “想什么呢?菜都凉了。”

        思绪被拉回,方淼淼回过神,看到沈凌面前都吐了一堆鱼骨头,才发现自己发呆了好久。

        “没。”方淼淼摇摇头:“没什么。”

        方淼淼准备吃鱼,却看到皇甫铁牛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自己脸上。

        皇甫铁牛的眼神炙热,没有半分遮掩。

        方淼淼心脏不由漏跳一拍,她错开眼神:“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皇甫铁牛:“我觉得老板刚刚说特别的对,时间不等人,要不我们明天去旅游吧。”

        方淼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