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文学

首页 创世血瞳
字:
关灯 护眼

第508章 脆弱之心


“赋睿啊,师父听到了,不要管我了,这是师父听到过最美的声音啊……好好听话,别让你的父母,还有朋友担心,好好成长下去,我希望你可以记住,好好活下去,你永远都是我的骄傲……”

这是公孙修最后一声了,如果可以,他也想待在欧阳赋睿一辈子,甚至是训斥他,最好是看着他娶妻生子,那样一定会很幸福吧……

但是这一切是不可能的吧?

如果可以,转世之后,真希望……下辈子他能成为自己的亲孙子啊……

就只有这么一个渺渺无期的梦想了,还真是……贪心啊……

欧阳赋睿带着最后的绝望,嘶哑着嗓子吼道:“师父!!!”

不要啊师父,算我求你了!别离开我呜呜呜……

别离开我啊,只要你愿意回来,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啊!

任凭欧阳赋睿怎么去呼唤他的师父也永远回不来了。

泪水顿时挥洒而出,此时此刻他在想,人是不是永远都得不到满足?

为什么只有失去后才懂得珍惜?

感觉自己的世界黑暗的一塌糊涂,好比笼罩云霄之上的阴霾。

师父,真的很高兴能认识您,成为您的弟子,从今以后……我每一世,都当属于您的孙子。

那一刻,处于睡梦中的欧阳赋睿眼角滑落了一滴眼泪。

泪晶滑落的瞬间,将原本笼罩着的桃源世界化为了一片白色,一切都发生了净化……

这滴泪水,是那样的心酸,有些不舍,同时也有些害怕。

他怕什么呢?他怕这次过后就再也看不到他师父了,还有同门。

慕白师兄,我会继承你的意志的。

还有诗云师姐,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

还有师父,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这样一个梦让他刻骨铭心,一辈子都忘不了,虽然每每想起都觉得痛心,但,也是个很好的梦不是吗?

……

不知过了多久,欧阳赋睿还未曾有一点苏醒的痕迹;

迷迷糊糊之中,欧阳赋睿听到了伙伴们呼喊着他的名字,他起初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他的伙伴们都在华南学院,怎么可能会追到这里来呢?

一定是走马灯吧……

想到这,欧阳赋睿就莫名的感到失望,这次过后自己也差不多该去极乐世界了吧……真好啊。

差不多该放弃挣扎了,跟爷爷他们一起去,去往属于他们的桃园。

“欧阳赋睿,醒一醒,欧阳赋睿!”

“欧阳,醒一醒,醒醒啊!”

也许是伙伴的呼声实在是太过强烈,总算是唤醒了这个沉睡的人儿。

那一刻,欧阳赋睿总算是苏醒了,只见缓慢打开眼皮的瞬间。

最开始的时候视线是有些朦胧看不清的,只能看到迷迷糊糊一片。

他眯了一下自己的眼睛让自己适应一下这道亮光,过了大概二十秒左右他这才彻底看清了,原来那正是他最为熟悉的人。

原来,那不是走马灯,他的朋友们都来了,并且就这样站在自己身边。

欧阳赋睿因此感到诧异,他清楚记得自己把信撕碎了啊。

他们应该找不到自己的,又怎么会赶到这里了?

想到这里欧阳赋睿看向这缠着绷带的身体,不用说的,这一看就知道是华狐大夫做的,毕竟这些人当中也就只有华狐大夫会医术了。

感觉身体好像没有那么疼了,血也及时止住了。

欧阳赋睿并没有起身,只是躺在这里静静的望着。

他都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沉默了许久没有说话,只是这样呆呆的望着众人。

可能也没有力气了,也没有心思去说话。

“你这小子,真不仗义,早跟我们说有这么大事啊,何须向我们隐瞒?”

轩辕秩成忍不住调侃了一句,说实话,里面的内容他确实没有看到,也没有还原。

英雄会的大家又不会说些什么,毕竟他跟欧阳赋睿可是好朋友啊,也是兄弟。

“你、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欧阳赋睿还挺好奇的,想着他们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师徒府距离华南学院实在是太远了,先不说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具体位置,即便知道那赶过来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

就算坐上马车用最快的速度也需要几个时辰的时间,这到底是……

面对欧阳赋睿提出来的问题轩辕秩成是这样回答的:

“多亏了华狐大夫聪明,她找了一条黑狗,让它嗅了一下你信封上的味道,信封上我想有你以及那个叫你回去的人线索,我们也是快马加鞭的赶过来。”

听到轩辕秩成说的这些,华狐便是接着他说的这些说了下去。

“你知不知道你的腿要是跑的再快些就要废了?最开始我们也不理解,等看到这一幕大概就明白了,这对于你来说一定是很重要的人,那种着急的心情,我全都明白。”

华狐大夫虽然不会武功却也理解那种想要报仇的心情,最亲近的人遭遇不测,就算是再软弱的人情绪都会失控吧?

“你们来的可真快啊。”

欧阳赋睿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那是,我们一路上快马加鞭的。”夏雪儿毫不犹豫的回答到。

“再加上老夏使用的空间元素,让马车的时间成倍速跃进,就相当于跳跃到五分钟后的世界,不过原时间是不变的。”

“……”

“因为空间元素有时间限制,所以在这中途还是花费了不少时间的,还好也算及时,等到我们来的时候就看到了浑身是伤的你。”

轩辕秩成这才解释了他们来的过程,倘若没有使用空间元素为辅可能真的已经结束了。

“幸好华狐大夫及时给你治疗这才把你的小命保住了,我们再晚来几分钟你就真的没救了。”

这是轩辕秩成值得庆幸的事情,兄弟没事对于他来说就是最好不过的,他可不希望身边的人就这样白白死去。

“……谢谢。”

欧阳赋睿一时竟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他这一生想要感激的人并不多,可真正要感恩的人已经不在了,这才是真正让人心碎的。

“你先好好休息吧。”

许久,夏凡这才开口,他一向不太会关心人,这话能从他嘴里说出来也算是不错的。

“你们不问我原因吗?”

欧阳赋睿因此感到诧异,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们多少应该会去询问一下,可到头来居然什么也没说,好奇怪啊。

人这种生物不都是有着强烈好奇心的吗?就像一只猫一样,想去挖掘这背后的真相,甚至不惜揭人伤疤,而这就是人性。

他们不去说反而让自己的心里头有些空落落的,好像少了些什么。

“你有你的理由,我们不好去多问,还是等你先把伤养好了再说吧。”

其实,他们并不是不关心欧阳赋睿,而是想着尊重他,一切都等到对方痊愈恢复后再说。

当然,得是对方自愿的情况下,他们不会去强逼。

“谢谢你们,谢谢大家愿意尊重我的想法,我很开心。”

欧阳赋睿为自己有这么多的好朋友而感到高兴。

在你落难的时候没有选择嘲讽你,并且向你伸出援助之手的那个才是真正的朋友!。

“对了!差点忘了一件事情,蒋永宁呢?他死了对不对?”

欧阳赋睿下意识的坐了起来,这时候他也顾不上自己的伤势了,急忙抓住了轩辕秩成的衣物。

这个动作可能是粗暴了一点,但他也是太着急了。

他想确认一遍蒋永宁是否真的死了,只有这样才会让他彻底心安。

“我们不知道你说的蒋永宁是谁,不过在你这一块看到了一个血肉模糊的尸体,还有一个滚落在一边的头。”

毕竟他们也不认识蒋永宁,不知道是很正常的。

“对,就是他!不过你们都这么说那应该是死透了,如此一来那我也能安心了。”

听到这欧阳赋睿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放下了抓住轩辕秩成衣服的手。

“看你这么描述应该是你的仇人吧?没想到欧阳你这么厉害,居然能单挑赢他。”

轩辕秩成并不是说怀疑欧阳赋睿的实力,而是因此感到诧异。

“你一个人干的吗?”

并非夏凡不信,而是认为这件事情有些蹊跷。

先不说欧阳赋睿怕事,就说实力方面,感觉他一个人猎杀有些许不真实。

“嗯,是我一个人杀的。”对此欧阳赋睿没有否认,并没有其他人帮忙。

“七宗罪之一?”

关于这一点欧阳赋睿并没有否认,干脆如实说道:“是,他是愤怒,也是我的师兄,他灭我同门,杀我师父,我一怒之下将他杀死了,不过也因此付出了惨痛代价。”

欧阳赋睿说的就是自己身负重伤后的结果,想要报仇其实也不是一件容易事,总得付出点代价。

夏凡听了以后也只是点了点头,既如此就只差傲慢了。

还不知道这最后一个七宗罪的真实身份,又是否就潜伏在他们身边。

“你的刀法很厉害,既然你有这么强的力量又为何装作弱小?”

他知道,一个弱小的人不可能突然一下变得这么强的,没有经过训练的人是绝对没有这个可能的。

唯一一个可能性那就只有他本身就不弱,至于是因为什么原因没有施展自己的真正身手那就不为人知了。

欧阳赋睿沉默了几秒后回答道:“我也没有装弱,我实力可能一直就是如此,我其实只是怕而已,我怕受伤,也怕死,也怕那些龙和异兽的外貌,

说白了其实就是怂,因为过于畏惧我什么都追不了,这股力量可能就来源于爆发出来的潜能,从今以后,我不会再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