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文学

首页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字:
关灯 护眼

248 一更

        这一刀直插心脏,让对方瞬间毙命,饶是卫廷这种征战过沙场的战将,也不得不感慨一句,真是够快,够狠,够准。

        卫廷拔了匕首,拿出帕子擦干净,刀锋一转,刀尖对准自己,将手柄递给苏小小。

        苏小小出来了。

        她接过来,插回自己的刀鞘。

        卫廷深深看了她一眼:“准头不错。”

        苏小小收好匕首,拍了拍手:“彼此彼此。”

        卫廷打过仗,第一次杀人的不适早已过去。

        而她所变现出来的身手与镇定,不像一个乡下的小村姑所能具备的。

        她身上有太多太多的秘密,卫廷每与她多相处一天,都会更好奇一点。

        苏小小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人,问道:“他们是冲着我来的吗?”

        卫廷道:“很难说。”

        五个人围攻卫廷,第六个人则是冲向苏小小。

        不好判断他们是想杀苏小小,所以必须先解决卫廷这个大麻烦,还是为了牵制卫廷,不得不先伤了苏小小当人质。

        “也可能是冲着我来的。”

        卫廷说道。

        “大人!在那边!”

        这时,诗社的小伙子领着几名官差过来了。

        这是一个有正义感的年轻人,在发现有人持刀行凶时,立即报了官。

        附近有官差巡逻,很快便追了上来。

        “他们五个人提刀追……”

        小伙子的话才说到一半,他看见了地上东倒西歪的杀手,他噎了噎。

        卫廷被景宣帝罚了闭门思过,自然不能让人逮个正着,早在一行人赶过来的前一秒,他便揽住苏小小的小胖腰,施展轻功带着她离开了原地。

        “是这几个人吗?”为首的官差问。

        小伙子道:“呃……好、好像是。”

        小伙子只与他们打了一个照面,模样没看太清,只记得衣着打扮。

        官差又道:“你说他们在追杀两个年轻人?”

        小伙子老老实实答道:“一个男人和一个姑娘。”

        官差继续盘问:“长什么样看清了吗?”

        小伙子回忆:“没有。啊,那姑娘挺胖。”

        回到梨花巷,卫廷问了尉迟修可有可疑之人出没。

        “没有。”尉迟修摇头。

        他看孩子时保持着十足的警惕,任何武功气息都不可能逃过他的感知。

        卫廷神色稍霁,那看来,梨花巷暂时是安全的。

        今晚的刺客十有八九是冲他来的。

        想想也对,她在京城尚未与人结怨,若非说有人看她不顺眼,那也是因为她秦家大小姐的身份。

        秦家的死敌,首当其冲是卫家,可若是卫家动手,不会连他一起杀。

        其次是秦江,而秦江的可能性,目前来说也不大。

        秦江真要耍阴招,第一个该对付的是苏二狗才是。

        不是谁的女儿当选三皇子妃,谁才拿得到兵权,而是谁拿到兵权,谁的女儿才能当上皇子妃。

        念头闪过,卫廷的眉头皱了皱。

        “你今天是不是也入宫参选了?”他问苏小小。

        苏小小:“昂。”

        卫廷的眼底掠过一丝冷光。

        不是针对苏小小。

        而是明知苏小小在乡下成过亲,却仍对苏小小不死心的景宣帝。

        公主伴读?

        呵。

        苏小小打开急救包:“你的手受伤了,我给你处理一下伤势。”

        卫廷看了看自己的手背:“不必。”

        一点擦伤而已。

        大虎二虎小虎受了这个程度的伤,都不会需要处理的。

        “不行的,必须治疗!”苏小小的态度无比坚决。

        卫廷看着一脸倔强的小丫头,再看看自己手背上几乎看不出来的伤,心头掠过一丝柔软。

        这丫头……如此关心自己的吗?

        他把手背伸过去:“那,你快点。”

        稍微慢点儿伤口就得痊愈了。

        苏小小拿出药房的新药膏,用棉签蘸了一小坨,均匀地涂抹在了卫廷的手背上。

        卫廷看着那黑黢黢又黏糊糊的一团,神色有些一言难尽。

        可想到她的关心,他又忍下了吐槽的冲动。

        “感觉怎么样?”苏小小问。

        卫廷感受了一番,道:“有点凉。”

        “然后呢?”苏小小问。

        “没了。”卫廷说。

        苏小小让药膏敷了一会儿,取出一根新的棉签将药膏擦掉。

        “咦?没效果?”

        和上药之前一样嘛!

        苏小小沉思着摸了摸小下巴:“难道不是治疗外伤的?”

        卫廷古怪地问道:“你调的什么药,你自己不清楚吗?”

        苏小小摊手:“不清楚啊。”

        又不是她调的,药房给的。

        卫廷一腔感动的热血被浇了个透心凉。

        他冷冷看向某人,咬牙切齿地问道:“所以你只是为了拿我试药?”

        苏小小眨眨眼,冲卫廷挥挥手:“再见!”

        ……

        卫廷黑着脸回了卫家。

        当跨进院子看见在房中苦苦等待的卫老太君,他心里咯噔一下!

        糟糕。

        忘了三个小崽子了!

        ……

        翌日,苏祁与苏钰过来接苏二狗。

        苏二狗今天早起给苏小小打下手,刚熬完豆子,听到敲门声,还当是他爹回来了。

        他打开院门,看见苏祁与苏钰,惊讶道:“咦?这么早?”

        天还没大亮呢。

        昨儿可比今日晚多了。

        苏二狗已经得知了自己的身世,苏小小也告诉了他,苏陌、苏祁、苏钰其实是他表哥。

        苏二狗有时觉得身血缘关系很重要,譬如他必须做他姐的弟弟,也必须做他爹的儿子。,

        可有时候,又觉得血缘关系不重要,拿陈家人来举例,他的亲舅舅与亲表哥,对他们一家就不是很好。

        苏二狗对二人的态度一如往常。

        “进来吧。”

        他将二人带进了堂屋,“你们先坐会儿。”

        在苏小小的教导下,他逐渐学会了待人接物,没人惹他时,他是个礼貌的小少年。

        苏祁轻咳一声:“咳,你姐在的吧?”

        苏二狗望了望后院的方向:“在灶屋做点心,你们找我姐吗?”

        苏祁忙道:“啊不,不不不,你忙,你们忙。”

        想到什么,他又问道,“有什么我们可以帮忙的吗?”

        苏二狗就道:“你们来晚了,我们点心做完了。”

        苏祁讪讪:“那……还真是遗憾呢。”

        苏小小把新出炉的点心用小木盒子装好。

        苏祁、苏钰帮着将盒子搬上马车。

        最后,苏小小给了苏二狗一盒他的专属点心。

        苏祁问道:“我们的呢?”

        苏小小愣愣道:“你们昨天不是说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