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文学

首页 十二刀剑歌
字:
关灯 护眼

第三十章 金丹再聚

        “江兄弟,我有件事不太明白。”赵岩冥跟着江逸两人回到了行暮城,路上,突然问道,“要是什么不能说的事就算了。”

        “问呗。”收了剑丹的江逸虽然身负重伤,连走路都有些勉强,但心情依旧不错,笑呵呵地说道。

        “当时最后一招,明明是你受伤重些,为什么你们都说是剑子输了?”赵岩冥问道。

        云清尘也好奇的点点头。

        “哦,这个啊……也对,你们离得都有点远,没看清也很正常。”江逸由云清尘扶着,笑道,“当时我们最后一招碰撞的时间极短,灵力消耗的速度也很快。几乎是刚一碰上的瞬间,龙渊上的力量就耗散掉了十之七八……”

        “那你是怎么赢的?”赵岩冥皱了皱眉头。

        “哈哈,我能磕药啊!”江逸眨了眨眼睛,露出一种小把戏成功的得意笑容,“五个资格点,一枚回灵丹。我在扬沙还没落下来的时候事先含了一个在嘴里,然后龙渊才能勉强破开剑子的防御,要是我不停手的的话,接下来云翎一剑直入他眉心!你说我不赢谁赢?”

        他得意地笑着,却一不小心乐极生悲,牵动到了身上的伤口,霎时疼得龇牙咧嘴。云清尘一看就来气,伸手在他腰上拧了一把。

        “你还笑!都伤成这样了!下次要是我不在旁边怎么办?”云清尘生着闷气,嗔道。

        “你这次不是在嘛。我知道的,必要的时候,我把命交付到你手里都不是不行,更何况只是一次重伤?调养些时日就好了。”江逸把脸凑到云清尘耳边,柔声说道,“下次,下次一定不让你担心。好吗?”

        耳畔毫无预兆吹来的热风吓了云清尘一跳,她当即瞪了一眼突然偷袭过来的江逸一眼,脸颊绯红,接下来责怪的话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又羞又恼的把头撇过去不再理他。明明是一副生气的样子,却偏偏有着一般说不出的可爱。

        江逸赔着笑,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接下来呢。你有什么打算?”看着气氛越来越奇怪,赵岩冥开口问道,“剑丹都到手了,你是不是也该尝试着冲击一下金丹境了?”

        “是啊,最近感觉气海境的实力……已经不太够用了。”江逸想了一下,说道,“我这次一回去就闭关,直到成就金丹为止。清尘,接下来你还有什么打算?”

        “我……”云清尘迟疑了一下,随后小声说道,就像是怕江逸会有什么意见一样,“我想离开一段时间,自己出去闯闯。”

        “哦。”江逸点点头,表示他知道了。

        “你不挽留下!?”云清尘一下瞪大了眼睛,似是没想到江逸的反应会这么平淡,语气中带上了一股不满,又强调了一遍“我要一个人走了诶!”

        “知道啊。”江逸想都不想就开口答道,甚至还反问了一句,“要是我开口挽留的话,你会留下来吗?”

        “这……”云清尘顿时语塞,气势一下就弱了一大截,小声说道,“说不定呢……万一我就留了……”

        “留下来对你没好处。”江逸笑着摇了摇头,解释道,“我闭关,你又不能跟着一起闭关。所以我在决定闭关的时候,你离开就成了几乎必然的选择。我刚刚还在烦要怎么劝你呢,没想到你自己也想要离开。”

        他这一脸的笑容,好像真的避免了什么**烦一样。

        “也就是说,”云清尘一下子蔫了下来,耷拉着脑袋,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看向江逸,委屈道,“就算我不想走,你也要想办法让我走喽?”

        她企图以这种姿态让江逸回心转意,但……这是不可能的。

        “是啊。”江逸很高兴的点点头。

        阴云在云清尘的俏脸上积聚,就连一向迟钝的老赵都感觉到了些许不对劲,默默与身边这对少男少女拉开了一些距离。

        然而江逸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哪来一股杀气?”他突然觉得心里毛毛的,挠了挠头,向四周看了一圈,“没别人啊……”

        “那我现在就走!不用你赶了,你自己回去吧!”云清尘的怒气瞬间积攒到了极点,如同火山喷发一样全部发泄了出来,一声不满的娇喝,竟松开了江逸的手径直向另一个方向走了开去。

        是真生气了……

        当江逸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已经晚了。他因为失去了支撑而险些摔倒在地上,幸好手快,一下从剑鞘中将龙渊拔出来拄在地上,这才勉强没有摔倒。随后,龙渊就被他当做拐杖来用,一瘸一拐地向着云清尘追过去。

        “清尘,清尘,小尘……别生气呀,你想留就留还不行吗。我错了,真的,我再也不让你走了……”

        赵岩冥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走着,宛然一个毫无关系的看客。望着江逸这与常人是相差无几的速度,他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恢复得不错啊……

        …………

        云清尘最终还是没能狠心把江逸丢下,毕竟那也只是气话,所以在江逸的连篇好话下她还是心一软,把江逸送回了行暮城。

        一路上江逸清清楚楚的听着云清尘故意在他耳边的碎碎念,似是有满腔的怨气没能发泄出来,尽是“木头”“笨蛋”之类的,还时不时瞪他一眼,余怒未消。

        江逸苦笑着摸了摸鼻子,暗自纳闷,自己到底哪句话说错了才得罪到她的?记得自己解释得都挺清楚的啊……

        女人心,海底针,猜了也是白猜。江逸放弃了追根问底,至于那些碎碎念,也只能当做没听见来处理了……

        …………

        行暮城中有专门供人修炼的静室,只不过因为不确定使用者的修炼时间长短,所以要事先选好是赊欠资格点,还是一个担保人。江逸闭关,自然是由云清尘主动担保。

        “闭关好了就出来找我,”云清尘看着江逸走入静室,不舍的叮嘱道,“别被其他事情耽搁了。”

        “一定。”江逸笑着顺手揉了揉云清尘的秀发,“等我出来了第一时间就去找你,到时候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都带你去。”

        “吃的行吗》我想吃烤鱼。”云清尘想也不想立刻说道。

        江逸愣了一下,随即失笑道:“行,吃烤鱼。你个小馋猫想吃几串我就给你烤几串!”

        云清尘笑着点了点头。看着静室的门缓缓关闭,她转过身来,大踏步向城外走去。一身阳光般的温暖在刹那间褪得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彻骨的严寒。

        她也是血衣楼的杀手,从小在血衣楼长大的她见过的血腥比江逸更多。也只有在江逸面前,她才会是那样一副天真烂漫人畜无害的少女姿态。这样冰冷的样子,她不想让江逸看见。

        “呼……”云清尘伸手拍了两下脸蛋好让自己清醒一些,长出一口浊气。抬眼向前望去,眼中已经是一片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寒意,她摩挲着云翎剑的剑柄,喃喃自语道,

        “下次再见,就是金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