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文学

首页 十二刀剑歌
字:
关灯 护眼

第二十九章 刀剑诗

        “龙行渊!”

        随着一声轻吟响起,所有的旁观者只觉一阵清风拂过,竟不见了江逸的影子。只有剑子心下骤然一紧,浑身汗毛倒竖给惊出了一身冷汗,下意识的举剑一挡。

        轰!!!

        金铁交击,却是江逸突然出现一剑斩落,正好斩击在枯叶剑之上,迸现出一团火花!

        登时便有一股淡青色的灵力作龙形排山倒海一般向剑子压来。不仅如此,江逸所持龙渊之上,不知何时也盘踞上了一条青龙虚影,似隐似现间透出一股无匹锐意,一双细长龙瞳半开半闭,昂首蓦然啸出一声龙吟!

        轰!!!

        龙吟响起的瞬间,淡色青锋上猛地爆发出一道无形剑气向四周散去,卷起一阵狂风。而剑子只觉得江逸的力量陡然一变,与原先完全是另一个级别,眉头一皱,竟生生被震得后退半步!

        这是,金丹境在气海境面前退却的一步!

        可持了双剑的江逸也不再只局限于一招,眼一凛,侧身同样上前紧逼了半步。

        云翎剑在这一时机上与龙渊一同刺出,正抓住了剑子后退未稳之时,剑势不稳,则人不定。江逸这一剑秒若羚羊挂角,浑然天成,一剑再逼得剑子后退半步,攻守在刹那间易主。

        “白鹿颠!”

        云翎作刀,一剑劈空斩下!江逸一双刀剑攻势宛若大江大海般一泻千里,,剑子再不甘也只能一退再退。

        刀剑舞轻灵,此时在旁观者眼中,江逸便如一道旋风舞动着,一道道剑气斜飞而出,恰如在疾风骤雨中穿过所有雨点的蝴蝶一般轻盈,衣袂飘飞间,一股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江小兄弟他……懂双剑?”赵岩冥看了又看,皱着眉头向云清尘问道。双手剑法可不常见,除非是一些大势力,否则一般宗门世家中都是不收录这种炼之者极少的典籍的。

        “我不知道,阿逸从来没给我说过……”云清尘两眼发光,好像都能射出一堆小星星似的,回答得滴水不漏,惊喜道,“他说一会儿让我借剑给他的时候我也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不过……好帅啊!!!”

        影帝级的表演。

        以双手剑法之稀有,血衣楼这样一个区区分部当然不会有。这套剑法是江逸在刀剑令的储物空间中自己找到的,当时那卷卷轴他刚一碰到便化作一道流光涌入眉心,所得到的,便是这半首小令。

        是的,只有半首。

        但那也是刀剑令中的绝技!

        “一曲刀剑,一云天!”

        刀剑舞至最后一式,江逸停下了那轻灵若蝶的步伐,旋身一刺,双剑齐出!剑气锐利得如同要刺破沿途的一切,斩出一片破空之声。

        剑刃穿刺间,龙吟乍起,竟让这一招附上了淡淡的龙威。一退再退,主动权早已不在自己手上,剑子在无计可施之下横剑身前,一身灵力全部灌注到了枯叶中去,咬着牙,气海中金丹疯狂运转,,只见一片灵光大作。

        轰!!!

        江逸手中剑光猛然落在枯叶之上,锋锐难当,只停顿了一瞬,剑子和江逸便如一枚炮弹般同时倒飞了出去,在远处砸出一个大坑。而原地,随着钢材激烈的碰撞,只留下了一圈云环四散。

        烟沙四起,剑子从大坑中爬了出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抬手抹去了嘴角渗出的一丝血迹,竟有些想笑。

        很久没遇上这么好的对手了!

        此时的他一袭黑衣上全是剑伤,血被他的灵力止住暂且没有继续外流,灰头土脸。剑子这样的人物,何时这样狼狈过?

        但他并不生气,之前说过了,很久没有遇上这么好的对手了!气海境也能与金丹境打的有来有回胜负难料,难得啊!

        “双剑之法……真就这么强大。”剑子伸手唤回枯叶,喉咙间突然涌上一丝腥甜,再咳出一口鲜血。

        “咳咳……看人。”江逸的声音穿过漫天扬沙传了过来,同样有些断断续续,看起来刚才那一招对他造成的伤害也不小,倒是回答了他一句,“最后一招了,剑子,一招定胜负吧!刚才那招,你用了全部的灵力吧?金丹境的恢复能力应当还没有那么恐怖。”

        “哼,啰嗦!”剑子冷哼一声,厉声道。可他还是和江逸所说的一样,汇集了剩余的所有灵力准备起了最后一击。

        江逸说的没错,为了挡住刚才的那一击,剑子的金丹已经力竭了。他没得选,况且……一招定胜负也不错不是吗?

        看尘沙中没有斩来的剑气,江逸便心领神会地知道剑子这是同意了。于是他一笑,将气海中所剩不多的灵力全部倾注到了手中的双剑上,随后,闭上了眼睛,再一抬眸时,已经是满目的剑意。

        扬沙中渐渐沉寂了下来,双方毫无遮掩的对视着不再有一丝隐藏。相隔不过数十丈,都是一招便能到达的距离。

        沉寂中,赵岩冥脸色陡然一变,向后大声喊道:“所有人立即后退!至少退到十五丈之外,否则死了我可不管!”

        云清尘在赵岩冥刚喊出第一个字的时候就开始后撤,望着跟上来的赵岩冥问道:“怎么了?”

        “这两人集中全力要用最后一招,可能要簸箕到十五丈之外。”赵岩冥沉声道,“气海境要挡住余波都有些勉强,稍弱一些的死亡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江逸这个朋友我交定了,但这场战斗我插不进去手,所以,作为朋友我至少会将你护好。”

        云清尘点点头,默然后撤。

        她能看出两人最后一招必将引起极大的余波,但十五丈……她没能看出来。

        其实她的实力只比江逸差一点点,余波当然不是问题。但赵岩冥怎么说也是好意,自己也不至于硬要留下来打了他的脸。

        “打得有声有色的嘛……”静室中,女子用那种她特有的漫不经心的语气笑着点评道,“就气海境而言,已经很不错了。”

        剑势在荒山中凝聚,一方剑气纵横如同秋风萧索,一方剑影纷飞似龙腾九霄。待尘沙落时,两人眉眼齐齐一凛。

        “一曲刀剑一云天!”

        江逸手中双剑一舞,剑气斩出数条碧青龙影。剑子同时起手一剑,无数剑气凝作鲜红枫叶悬在空中,刹那间,仿佛有一股秋风暗暗送出。

        两大极招相撞,剑气纠缠之间为千疮百孔的荒山再添数道剑痕,竟如同先前的剑丹一样凭空创造出了一座方圆十五里的剑域!且更加狂暴,许多没有遁逃的修士都被斩作数段,鲜血淋漓,便又是一片残骸。

        剑刃相撞的瞬间,一声轰鸣,以这两人为中心再度掀起一阵狂风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飞沙走石掩盖了两人的身影,似乎只有还留存在荒山上的剑气还能印证谁胜谁负。

        风沙与剑气一层层散去,云清尘终于能看清中心所立着的两道人影。

        “你输了。”江逸咧嘴一笑,抬手抹去了嘴角的血迹。

        剑子没有回话,黑着脸,突然一个踉跄吐出一大口鲜血,霎时面如金纸,几欲昏倒!

        他死死地盯着江逸,仿佛要把这张脸印刻入脑海中一样。良久,他开口沙哑地说道:“没有下次了……”

        “嘿嘿,来日长着呢,你得习惯这种感觉。”江逸一笑,却差点摔倒在云清尘怀里,没有了再站起来的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