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文学

首页 穿越异世,高冷世尊宠翻天
字:
关灯 护眼

第一百一十五章 我玄黎有哪点对不住你

        他摇了摇钟笙婉,发觉这丫头昏迷的很彻底,淡黄的长裙上都是血迹,就连如天鹅一般的纤细白皙的脖颈也满是血污,这是为了救他而留下的,看着钟笙婉玄简的双眸蓦地变得柔情似水,玄黎还从未在玄简的眼中见到如此神色,莫不是……有意……

        不过玄黎此时并没有点破,只是任由事态的发展,他依稀记得收徒那一日玄简仿佛是有何玄清抢钟笙婉的意思,只不过被玄清当即否决了而已,难道玄简当初?应该不会吧……钟笙婉当时也只有十三四五岁而已,具体的年龄玄黎也记不清了。咦、、、他怎么觉得玄简有点……呢。!

        “师尊?咱们还不走吗?”,顾诗酒见玄黎一直盯着玄简师叔,久久没有回神,周围的修士已经都走光了,只有玄黎还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知道的还以为被点穴了……

        玄黎感觉到自己的衣袖被一只小手轻轻的扯了扯,才回过神来,惊觉周围的人都走光了,只剩下了顾诗酒和他师徒二人了,看起来有些呆傻,孟和老翁还回过头给了玄黎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玄黎:“……”,今日好歹是阴差阳错的成功剿灭了陆易魔兽,怎的一个个的都这么奇怪呢?、、、

        “师尊?咱们还走么?”

        师尊今天是怎么回事,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

        这次围剿不幸中的万幸就是没有伤亡,然很多修士也受了严重的伤,多则一年才能够重新拾起宝剑来继续自己的修行之路,代价委实不小,钟笙婉就是那个伤的最重的,她当时为了护住玄简生生挨了陆易魔兽一击,受了很重的内伤,在孟和老翁那养了将近半年才回到与秦歌比邻而居的院子,在那期间钟笙婉一直都是昏迷不醒的,以至于后面很长一段时间钟笙婉都以为自己和孟和老翁并不熟,孟和老翁也并没有点破钟笙婉。

        ……

        上界

        自从那日顾诗酒使用了神力之后整个上界便炸开了锅,他们这些日子还纳闷最近怎么不见神女和神尊,原来是一块下去历劫了,不过他们怎么记得这神尊是下去历劫的,那这神女是去干嘛的,难不成是追随这神尊下去准备拿下神尊,喜结连理?

        月老妖叶在上界摸索着下巴,拿出了姻缘簿,他发觉这神女和神尊在下界并无姻缘只有师徒之分,然两人之间似乎是真的产生了感情,他瞧见神女和神尊之间似乎是有很微弱的红线连接,也可能是他看错了,毕竟他这等小神是没有资格窥探人神的姻缘的,只能是自己按着规律推测一番。

        看着他们有缘无份,妖叶很是叹了一口气,没想到就连神尊也是要下去历情劫的,还是神女亲自陪同,属实罕见。

        元宝在祖神那看见了主人英姿飒爽斩杀陆易魔兽的样子甚是欣慰,只不过却看到主人有了新的坐骑,它觉得自己仿佛受到了侮辱,难道那个骚包的带着翅膀华而不实的白马就比得上它么,元宝很是郁闷了一阵子,期盼着主人可以早点回来,但是看祖神那个铁石心肠的男人恐怕主人是不会回来的那么早了,它还要自己一只独角兽在这冰冷的上界孤苦无依的呆着,真是只可怜但颜值最高比那只白马有用的独角兽呢!

        ……

        自从剿灭陆易魔兽后,顾诗酒就逐渐恢复了记忆,她知道自己是怎么遇到玄黎的了,那日他们一家人原本就要逃到辉光宗管辖的地接,从此过上安稳的生活了,可是却命途多舛,遇到了那些并未开化的陆易魔兽,而她当时被吓破了胆,只顾着喊叫,害的哥哥们和父母皆因她惨死,连一具全尸也没有留下,恢复记忆的顾诗酒觉得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人,过去了几日却都原谅不了自己。

        从前她总是羡慕别人有父母的疼爱,有哥哥姐姐的庇护,而她却只有师尊的陪伴,如今倒是她自作自受,若是她能懂事一些,那么这些温存的场景也会是属于她的,是她亲手毁了这一切想到这她拾起父亲留给她的长愿剑,架上了自己的脖子……甚至忘了关门。

        玄黎发觉似乎从东苏山谷回来后顾诗酒的情绪就一直很低压,有时一连几日也不肯出门,他近来心中总是惴惴不安的,修长的剑眉微微蹙起,拾起了桌上的蟹粉酥和桂花糕的糕点拼盘,寻了个由头去见见顾诗酒。

        他犹豫着要用什么样的借口来见顾诗酒的时候就被眼前的场景惊的扔了手中的托盘,只见那少女柳叶眉蹙起,大大的杏眼中蓄满了泪水,嘴角微微下垂,白皙修长的双手提着剑架在细嫩的脖颈上,已经渗出了森森血迹,可少女还在继续。

        玄黎见状扔出衣袖中的月牙刃才堪堪将少女手中的长剑击落,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少女的面前,狠狠地掐着她的肩膀逼迫着少女与他对视,一字一句如同来自地狱的饿鬼一般让人遍体生寒:“顾诗酒,我玄黎是有哪点对不住呢么,你竟然要寻死,你自小到大我可曾说过你一句重话,可曾给你受过委屈,如今你是要死给我看么?”

        原本以为死了就会永远的解脱,却没想到师尊会半路杀出来,顾诗酒怔怔的看着玄黎,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大珠小珠落玉盘似的争先恐后的砸落在地上。

        看着顾诗酒的眼泪,玄黎内心一阵悸动,仿佛自己心爱的珍宝受到了伤害一般,松开了桎梏在关键是身上那修常有力的大手,转而将她护在怀里,一下一下的摩挲着她的后背,通过掌心的厚热温度带给她安全感。

        感受到师尊的动作,顾诗酒更加变本加厉的搂住了将她圈在怀中的师尊,踮起脚尖将下巴搁在他的肩头,闭上了眼睛,轻嗅玄黎师尊身上的草木香味道,她才觉得自己真的在人世间活着,没有如行尸走肉一般的指责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