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文学

首页 我有一个当铺
字:
关灯 护眼

第4章悲愤

        沐风缓缓推开房门踏入冰冷的抢救室,看着病床上被白布盖着的身体,他颤巍巍的伸出手掀开白布,李梓萱苍白的脸庞映入眼帘。

        他身体一软坐在地上,但还是撑着身体趴在床边。

        “呃……呜呜……”

        将内心冰封一年多的他,此刻口中却传出了痛苦的哽咽声,泪如雨下,感觉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他清晰的记得一年前他就是这么趴在父母和妹妹的病床前,哭得死去活来,泪如雨下,心如死灰。一年后的今天,他又趴在了另一个人的病床前,他的心是那么痛,那么痛,那么绝望。

        这一刻,全世界仿佛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

        哭声越来越大,渐渐到后面变成了绝望的嘶吼。

        这一夜,医院里的哭声就没有断过。

        ……

        当李梓萱的父母赶到后已经天亮了。

        看到病床上女儿冰冷的身体,她的父母脸色煞白,身体甚至有些站不稳,迅速哭成一团。

        李梓萱的母亲流着泪走到呆如木鸡的沐风面前。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狠狠的甩在沐风脸上,抽得他有些站不稳。

        “是你!是你害死我女儿的!”李梓萱母亲一口咬定,恶狠狠是说道,因为和李梓萱接触最多的人非沐风莫属,两人走得最近,他又是第一目击者,情绪失控的母亲立刻将死因归咎到了沐风身上。

        沐风没有说话,只是呆呆的站着,脸上的疼痛完全感觉不到,李梓萱母亲的话他也完全没有听进去,他的心仿佛已经死了一般。

        他的沉默仿佛告诉了所有人他就是杀人凶手,李梓萱的母亲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报警,以sha人犯的罪名让警察把沐风带走,而沐风也没有任何解释,就这么呆呆的被警察带走。

        ……

        在警局里,面对警察的询问,沐风只字未答,整个人就像丢了魂一般呆呆的坐在那里,无论警察如何盘问,他都没有任何反应,导致调查没有任何的进展,一度让调查组人员陷入困难。

        无奈,调查组只能从李梓萱的身体上查找线索,于是,便提出了尸检的方案,以此来查明真相。

        听到这话,一直久久未言的沐风眼中忽然出现了一抹亮光。

        在他的印象当中,李梓萱一直是一个乐观向上,面对困难从来不服输,而且心地十分善良的女孩,直到现在他都想不明白对方为何忽然选择跳楼自杀。

        他不明白,也不理解。

        他迫切的想知道真相。

        “可以让我看尸检报告吗?”

        他一开口就吸引了调查组人员的视线,一个个都以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从开始到现在你一句话不说,我们还以为你是哑巴呢!

        你都不配合调查,还想看尸检报告?

        虽然他有些莫名其妙,但他终于开口了,调查人员忽然看到了希望,如果沐风愿意配合调查,他们就能迅速查明真相。

        然而,让他们无语的是,他们再次盘问时,沐风又变成了哑巴,口水都要说干了,他就是一个字都不说。他的态度让调查人员感到十分不爽,要不是他们是警察,必须遵守规章制度,一定要狠狠的揍他一顿出气,揍到他肯说话为止。

        无奈,他们只好按照刚制定好的方案执行,通过对李梓萱的进行尸检以及查看监控的方式来破案。

        一天的时间转瞬即逝,调查组的调查一筹莫展,按照法律要求,没有确凿证据,警局不得随意扣流无关人员超过24小时,警局只好暂时先解除对沐风的管制。

        可让他们无语的是,沐风居然赖在警局里不走了,一副不查明真相他就不走的模样,让警局的人十分头疼,只好以协助者的身份让他暂时留在警局协助破案,虽然他留下一点用都没有。

        又过了一天,虽然监控这边没有什么进展,但是李梓萱初步的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经过法医初步鉴定,李梓萱身体多处粉碎性骨折和明显的伤痕,特别是头骨已经完全破裂,脑内大出血是主要的死亡原因。

        听到这个结果,调查组初步判断李梓萱是被沐风推下楼导致人身死亡的。可问题是,但凡一个正常人将人推下楼摔死后都不可能留在犯罪现场,这完全不符合正常人的思维。

        可沐风是第一目击者,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毕竟,从警局对他的情况调查结果来看,沐风因父母及妹妹的死亡将自己封闭在家一年多,心里可能发生了一些扭曲,对社会产生了怨恨。

        但问题又来了,据说李梓萱生前和沐风的关系很好,没有一点矛盾,甚至都没吵过架,那沐风的杀人动机又是什么?这让调查又陷入了僵局。

        这时,李梓萱的母亲突然向警方提出了一个可能性,沐风qj了她的女儿,女儿才跳楼自杀的。

        沐风正好在场,这话让他不由升起一股怒火,双拳不由紧紧的攥在一起。李梓萱对他那么好,是她将他从黑暗中拯救出来,他就算丧心病狂也不可能强迫李梓萱。

        这种事情他绝对做不出来。

        “我没有。”沐风终于又说话了,字字斩钉截铁,义正言辞。

        可他的话却没有人信,因为他现在的身份很敏感。警方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于是便要求法医对李梓萱的体液进行进一步检测来判断这种可能性是否成立。

        “我们小区对面的教堂楼顶有一个摄像头,那里或许有你们需要的画面。”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沐风第一次提出了一个对警方调查有用的线索。

        “什么监控?我在对面住了那么多年,我怎么不知道?”李梓萱的母亲疑惑道,始终认为沐风在故意逃避嫌疑。

        “呵,阿姨,你每天和陌生男人出去,一个月有25天都不在家,你当然不知道那里因为小区经常有东西失窃而装了一个监控。”沐风冷冷的说道,为了自己的清白和李梓萱的清誉,有些话他也不得不说了。

        此话一出,李梓萱母亲的表情瞬间凝固了,她有几次和陌生男人出去的确被沐风看到了,想不到沐风居然好好记着。一时间,周围的人纷纷投来了异样的眼光让她没脸在继续待在警局,只好低着头迅速离开,离开前狠狠的瞪了沐风一眼,仿佛在说你怎么不死在那场车祸里。

        沐风倒是没太在意,但是调查人员却将调查矛头转向了李梓萱的父母。因为李梓萱的母亲有出轨的嫌疑,那么就会产生家庭矛盾,紧接着发生一系列的连锁反应。所以,在安排人员去找沐风口中的监控资料的同时还让人去调查李梓萱父母的近况。

        在焦急的等待中,法医的体液检测报告出来了,同时送来了一份监控资料,但并非是教堂楼顶摄像头的监控,而是李梓萱行动轨迹的监控。

        在得到调查人员的允许下,沐风也看了监控,事发当天李梓萱都和他在一起,直到放学后在菜市场分开。而后,通过监控来看,他回家后就没有出过门。而李梓萱在离开菜市场后也没有去什么特别的地方。

        但是沐风却忽然叫停了。

        因为有一段时间李梓萱没有出现在监控里。

        那个地方让沐风的情绪忽然变得激动起来。

        小巷!她居然没有听他的话又进去了,而且出来后就变得不对劲了!!!

        一个让沐风胆寒的可怕猜想出现在了脑海之中。

        身边的调查人员明显发现了沐风的不对劲。

        “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说出来的话可能对我们调查有帮助,同样对你也好,你不配合的话只会让真相更晚到来。”

        沐风没有回答,而是颤颤巍巍的将手伸向了摆在桌上的体液检测报告。

        他慢慢伸向桌子,手臂轻轻颤动,他的内心同样在发颤。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他一遍又一遍的在心里告诫自己绝对不是他心里猜想的那样,可真相却越来越接近他的猜想。

        在他快要碰到检测报告时,却被调查人员率先拿走。

        “看你有些不对劲,还是让我先看吧!”

        不顾沐风愤怒的眼神,调查员迅速拆开检测报告,视线迅速扫过前面那些没用的废话,视线落在第一页最后一行字,任何开口念了出来。

        “根据检测,李梓萱身体里的确存在非本人的不明液体……”

        还未等他翻页继续念下去,沐风忽然情绪激动,如同野兽一般爆发了。

        “啊!啊啊啊啊!”

        不明体液!不明体液!不明体液!

        这几个字如同炸雷在他心间炸开,他的世界仿佛被瞬间打碎。

        他在心里祈祷了数百遍,希望真相不是他想的那样,可结果却真是这样。

        李梓萱一定是被那个流浪汉欺负了才会想不开自杀的,要不然,他根本想不出任何李梓萱会选择自杀的理由。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啊啊啊!”

        沐风也不顾自己所在是什么地方,发出了野兽般的咆哮,他的内心如同被万箭穿心,千刀万剐痛到了极致。

        好不容易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温暖,如今却再次失去,这种痛苦瞬间击碎了他生下去的希望。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沐风夺门而出,大家都清晰的感受到了他的绝望和愤怒,却不明所以。

        直到有一人开口众人才回过神来。

        “他刚刚看到监控画面中的小巷才变得情绪激动的,那里可能有答案。”

        “等等,他刚刚说要杀了你!”另一人忽然说道。

        “不好,快追!”

        众人急忙反应过来,迅速向外跑去,准备阻拦失控的沐风。

        然而,当他们追出警局时,沐风已经消失在了视线中,只有一个被抢了电动车的男子在他们面前哭诉。

        ……

        (女主,卒)